智庫中國 > 

全面提升“一帶一路”國際物流保障能力

來源:經濟日報 | 作者:謝雨蓉 樊一江 | 時間:2019-10-11 | 責編:申罡

共建“一帶一路”,關鍵是互聯互通。提高國際物流保障能力作為實現“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互聯互通的重要目的,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走深走實上發揮著十分重要的作用。


加強與沿線國家的基建合作


當前,共建“一帶一路”的國際物流保障能力仍比較薄弱,不僅部分沿線國家內部存在著基礎設施瓶頸,而且沿線國家間在基礎設施互聯互通上也存在明顯短板。


首先,雖然“一帶一路”沿線許多國家在資源、勞動力等方面具有比較優勢,但由于這些國家基礎設施較為薄弱、物流保障能力不強,使得這種優勢難以得到有效發揮,以致嚴重制約了這些國家和地區的經濟發展;其次,由于“一帶一路”沿線大多是發展中國家,這些國家既無資金實力也無技術能力來推動國家間實現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從而造成“一帶一路”建設的國際物流保障能力嚴重不足,一定程度上阻礙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生產要素和商品流通,降低了這些國家的發展潛力。


為提高共建“一帶一路”的國際物流保障能力,我國應充分發揮自身在資金、技術和基礎設施建設等方面的優勢,加強同沿線國家在基礎設施建設等方面的合作,依托交通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打造國際物流合作平臺,通過物流技術體系建設、物流供需精準對接和沿線物流新領域的前瞻性布局,為共建“一帶一路”走深走實提供切實有效的國際物流保障,有力支撐當地經濟發展和我國全方位對外合作。


增強物流技術體系建設合作


加強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物流技術合作是提高共建“一帶一路”國際物流保障能力的重要基礎。物流技術體系涉及硬件設施、技術裝備、服務模式和國際規則等,突破性的物流技術成果將牽引物流技術體系的變革甚至重構,實現物流效率的大幅提高和物流成本的顯著降低,使物流保障能力上升到一個新的水平,從而支撐更大范圍、更深層次的經貿流通和人文交往。


比如,美國在20世紀中葉大力推動集裝箱革命,以集裝箱工業技術為核心建立了一整套國際多式聯運標準化硬件設施、物流裝備、服務體系與運輸規則,引發國際港口代際更替,奠定了當前國際貿易物流體系的基本格局。我國強化“一帶一路”物流保障能力也應技術為先,按照與沿線國家的產能與經貿合作要求,共建物流技術體系,包括港口、鐵路、管網等設施規模與技術等級、物流裝備技術性能、跨國物流運行規程、國際規則標準等,以技術支撐物流一體化運作,提高保障能力。


引導我國物流服務供需雙方走出去


“一帶一路”沿線基礎設施短缺、服務體系不健全是物流保障能力不強的重要原因之一,但由于沿線許多國家經濟發展水平不高、產業基礎薄弱,造成物流現實需求不足,對物流領域的投資缺乏市場支撐,而物流短板又進一步制約了當地的經濟發展,“一帶一路”物流保障能力建設陷入“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循環。我國加入WTO之初,同樣面臨這一問題,國外生產、流通企業來華投資,大多與其國際物流服務供應商合力開拓國內市場,供需互為保障,共同成長,在提高國際物流保障能力方面貢獻了成功經驗。


我國在加強“一帶一路”產能合作、推動貿易暢通的進程中,應鼓勵國內物流企業成為工程、制造、商貿等企業全球物流服務供應商,以戰略聯盟的形式攜手參與“一帶一路”建設,以我國海外產能的物流需求為基礎,植根當地構建物流服務體系,加強產業園區、物流園區等基礎設施配套建設,打通連接國內、輻射國際的服務渠道,建立全球網絡。通過供需精準對接,同步“走出去”,為提高“一帶一路”物流保障能力尋找突破口、夯實基礎和形成可持續發展能力。


強化重要貿易大通道的國際物流組織能力


在“一帶一路”合作框架下,海向貿易仍為主體,港口、航線網絡和遠洋運輸船隊是國際物流組織的關鍵環節,特別是在船舶大型化發展趨勢下,中轉集散型樞紐港和圍繞樞紐港開辟的航線,決定了一個地區物流資源的可獲得性、物流服務的便利性和物流成本的高低。


因此,應充分發揮我國遠洋商船隊的規模優勢,契合“一帶一路”產能與經貿合作格局,引導國際航線網絡布局,確保沿線新興投資熱點區域、經濟增長區域的重要樞紐節點順暢接入網絡,培育新的國際航運中心,形成符合“一帶一路”建設格局的遠洋物流新布局,提高海向物流保障能力。


同時,根據“一帶一路”陸向縱深廣闊、內陸國家眾多的特點,契合沿線國家發展要求,發掘國際貿易物流新需求,開拓新領域。以新亞歐大陸橋等經濟走廊為引領,以中歐班列、陸海新通道等大通道為骨架,加快陸向貿易物流保障體系建設,依托內陸樞紐擴大貨源組織規模與范圍,以跨國鐵路聯運班列為重點,攜手相關國家打造陸路物流服務新品牌,與沿線國家和地區共商制定適用于陸路物流與貿易的新規則。以海陸雙向雙線,整體性構建“一帶一路”國際物流保障體系。


(作者: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宏觀經濟研究院謝雨蓉、樊一江)


發表評論

重庆百变王牌开奖走势图